最全面的棋牌行業資訊
棋牌資訊
返回 >
夾娃娃后的另一個網紅創業項目——“盲盒”
發布時間:2019-09-26 16:03編輯:網狐管理員來源:深圳市網狐科技
字號:

“盲盒就像是拆禮物,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盒里裝的是什么。”近日,一種叫“盲盒”的產品在年輕人身邊悄然走紅。

這種起源于日本的街頭玩法里,通過將各式各樣的玩偶手辦、動漫、影視周邊產品裝進盒子,讓玩家抽取購買,因其獨特的玩法而備受追捧,有人甚至不惜重金,花費巨大。

然而,卻有專家認為,盲盒爆紅背后,一方面是年輕人們對創新潮流產品的追逐,但盲盒經濟背后,“賭一把”“碰運氣”的消費心理則是讓人癡迷的重要原因。

走訪:廣州盲盒線下門店,有人“入坑”三月就購入上百盒子

盲盒的玩法很簡單,相同樣式的盒子內,裝著不同的玩偶,消費者只有打開后,才知道自己抽中了什么。

這種小盒子單價并不算高,一般在39-69元之間,一個系列一般七八百到一兩千。簡單的玩法里,卻隱藏了讓年輕人上癮的魔力。

20日下午,南方+記者來到天環廣場負一樓主銷盲盒產品的泡泡瑪特實體店,這里作為泡泡瑪特在廣州的唯一一家直營門店,各種盲盒玩偶系列眾多、一應俱全,Molly、lego迷你人仔等玩偶展品排列在壁櫥里,吸引了許多來往的年輕人。

記者隨機訪問了幾個在店鋪內選購的玩家,大部分稱“入坑”時間雖然不久,但花費卻不算少。有男生直言短短3個月就買了一百多個盲盒玩偶;也有玩家入坑盲盒長達一年,短則半個月。

對于自己會喜歡上摸盲盒的原因,玩家們的回答各不相同,有的是好奇心驅使,癡迷于盲盒的神秘感;有的是喜歡體驗它帶來的驚喜。

玩家們收藏盲盒時也常會出現令人哭笑不得的情況,一位女玩家告訴記者,曾經為了集齊“頭頂有糧系列”在三個地方各買了一個盲盒,結果竟然是同一只玩偶,“很倒霉了,我那天應該去買六合彩。”雖然有些生氣和無奈,但她卻說自己不會因此放棄收集盲盒玩偶。

玩法:抽獎式收集,讓人欲罷不能

“越是抽不中,越想要下次繼續。”一位玩家告訴記者。

盲盒的走紅,一方面,是因為它豐富的產品,新品不斷,動漫、影視作品的周邊、設計師單獨設計出來的角色都可以成為盲盒中的驚喜,對上不同玩家的胃口,拓展的空間很大。

但同時,最讓玩家癡迷的,還是其中的“隱藏款”。這些隱藏款并不被包含在常規系列中,只是混在每個系列的盲盒中銷售出去,抽中的概率非常低。很多時候,即使一次性買了一大盒12款,都不一定能抽到隱藏款。但一旦抽中隱藏款,原本幾十元的盲盒身價就會翻倍。

除了“隱藏款”之外,盲盒商家還會不時推出一些限量版,價格遠高于普通版。

這樣“小而美”的游戲機制,令不少“入坑”的玩家一邊一擲千金,一邊直呼“拆盒子真爽,不知道里面是啥更爽”。一對來自北京的夫婦,在盲盒潮玩上4個月花了20萬;還有一位60歲的玩家,一年花了70多萬購買盲盒。

商家也為玩家們提供了不少購買渠道,除了網購平臺和小程序平臺,還有線下體驗店和機器人商店,駐扎在各大城市的商場和地鐵站中,全國有超過52個城市有這種機器。在國際市場中,盲盒也已經在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韓國、美國等10多個國家流行開來。

為了讓用戶在線上感受到和線下店一樣的抽盒體驗,商家還模擬線下設計了很多線上的各種交互玩法。比如網店模擬抽盒、搖盒、拆盒功能,相當于先付錢獲得抽盲盒的機會,玩家可以在線上拆盒,直到抽到自己心儀的款式。

巨大的二手交易市場與社交平臺

盲盒買買買,可總是抽不到想要的怎么辦?有需求就有市場,巨大的二手交易市場由此興起。

閑魚數據顯示,盲盒交易已是一個千萬級的市場。過去一年,閑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每月發布閑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

閑魚上交易最熱門的十大盲盒產品分別是:Molly、獨角獸、L.O.L、sonyangle、畢奇、littleamber、吾皇萬睡、actoys貓鈴鐺、lego迷你人仔、sml盲盒。其中,泡泡瑪特出品的Molly成為名副其實的盲盒代表,過去一年,閑魚上的Molly娃娃交易超過23萬單,均價270元。

漲價榜上的巨大漲幅也令人吃驚。第一名是泡泡瑪特的潘神圣誕隱藏款,原價59元,在閑魚已經賣到2350元的高價,狂漲39倍。另一款泡泡瑪特的molly胡桃夾子王子隱藏款漲幅也很高,原價59元,閑魚均價1350元,漲幅22倍。另外,labubu的宇航員隱藏款原價699元,在閑魚的價格已經漲到3000元,漲幅近4倍。

如此高價之下,盲盒成為了部分玩家的理財產品。閑魚報告顯示,去年一位30歲的閑魚用戶,光是通過轉讓盲盒就賺了10萬元。

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彭澎表示,被炒到高價的盲盒是互聯網環境下的饑餓營銷,“越稀少越有炒作價值”。此外,彭澎提醒,目前炒盲盒還缺乏法律法規的限制,需小心潛在的侵犯消費者權益的可能。

與此同時,盲盒成為了年輕人的社交貨幣。玩家們除了在閑魚的“Molly魚塘”、“潮玩魚塘”等盲盒魚塘里交流換娃和改款,還創建了不少微信、QQ交流群交流心得,在APP社交平臺分享故事。

百度貼吧“盲盒吧”中,一位網友坦言,“娃圈對盲盒的迷戀,比我們過去搜集公仔還猛。和游戲抽卡的快感一樣,賭是人類天性,未知的誘惑是最好的營銷。”

“盲盒玩法本就帶有社交屬性,”泡泡瑪特杜經理告訴記者,“POP MART泡泡瑪特的受眾群體集中在18-35歲的一二線城市白領,其中65%的用戶是女生。他們對時尚潮流敏感度較強,也喜愛社交和分享。”

盲盒背后的IP產業

Molly是目前人氣最高的盲盒玩偶之一,其背后的操盤手是北京泡泡瑪特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天眼查資料顯示,這家成立于2010年的公司,起初主要經營各類潮流玩具及部分電子產品、文具。但在轉換商業模式后,該公司將重點放在打造IP和銷售盲盒上,迅速簽下了和Sonny angel類似的Molly娃娃的設計師,并拿下其在國內的獨家銷售和生產權后,業績飛漲。

事實上,除了專注IP孵化的泡泡瑪特,一些知名的玩具品牌甚至科技公司也熱衷于出盲盒產品。樂高每年都會推出一個產品叫做LEGO mini figures,設計一些造型奇特的小人作為盲盒商品,有時候,還會推出辛普森一家系列、迪士尼系列、甲殼蟲樂隊系列、復仇者聯盟系列等。谷歌公司也以綠色的安卓小人為IP打造了一系列的盲盒產品,作為紀念品在谷歌商店進行售賣。

有專家表示,IP是產業鏈條的核心,這次的盲盒浪潮中,看似起點是盲盒,但終點已經逐漸觸及IP產業與新零售、商業地產等行業。接下來,或許能借著“泛二次元”人群的這一波紅利,開發好前兩年我國在動漫、游戲方面的大力扶持下積累下的IP,最終跑出一個“中國特色”的IP新零售模式。

“不確定感是現代消費者追逐的重要體驗。”北京泡泡瑪特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杜經理告訴記者,從表面上來看,盲盒玩法與口紅機、幸運盒子是相同的,都是滿足消費者的收集欲望和制造驚喜,但盲盒的產品具有藝術屬性,在商品屬性之外,這種玩法更能夠給消費者帶來更多娛樂性。

對于“盲盒熱”,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彭澎認為,一方面,盲盒是創新形式的產品,所以能夠吸引到年輕人;另一方面,它帶有博彩的意頭,有花點小錢“碰運氣”、“賭一把”的意思,每個人多多少少會有的博彩心理,讓這種抽獎式收集有了更多的消費者。網狐科技致力于棋牌游戲開發15年,擁有大量棋牌出海成功案例。

        想開發一款迅速盈利的海外棋牌,歡迎咨詢熱線電話:400-000-7043


掃碼添加資深棋牌出海顧問

本文版權歸網狐所有,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 全文完 )
客服中心

關注公眾號獲取行業干貨

在線客服

張小姐QQ交談
劉小姐QQ交談
南小姐QQ交談

服務熱線

400-000-7043
返回頂部 QQ在線 電話咨詢 關注官微 官方微信 點擊分享

官方微信

微信

微信號: 網狐棋牌開發公眾號

掃一掃,關注網狐

發現更多精彩

官方熱線

服務熱線

企業QQ

客服熱線

分享

QQ空間

騰訊微博

QQ 好友

新浪微博

開心網

貼吧

微信

人人網

时时彩缩水软件在线 京东优惠券推广赚钱 加盟金融贷款公司赚钱吗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捕鱼游戏哪个好玩一点 象棋主播靠什么赚钱呢 抓娃娃机能赚钱么 河南体彩481开奖结果近200期 吉林11选5的开奖结果 kk盘锦棋牌麻将 wnba篮彩推荐 中国福彩中心开机号 现在 弄什么可以稳赚钱 pos机兼职可以赚钱吗 掌中彩安卓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今天 2017赚钱0元开店项目